96年英國漁民撈出一個「去世的人」,警察發現此人竟還「活著」,正與女兒「假扮夫妻」:手上手表成為破案關鍵

hh 2022/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1996年7月28日,地點是英國的德文郡,這天一位漁民像往常一樣出海工作,可來到海上后天氣突然間變得狂風大作,下起暴雨,漁民幾次撒網都沒有什麼收獲。

沒辦法,漁民決定結束這一天的打撈,打算次日再來試一試,便撈起網準備回家。

出乎意料的是,漁民這次撈網很費力,他喜出望外,認為自己捕到了大魚,又使了幾分力氣。

當他打開漁網,眼前的景象卻讓他愣在原地,里面居然有一具遺體,還穿著衣服,手上戴著表,頭部有明顯的傷痕。

漁民回到岸上后撥打了報警電話,警方趕來時進行了詳細的調查,他們認為男子極有可能是意外掉進海里溺亡的,頭上的傷并不致命,有可能是打撈過程中撞到的。

案子就這樣結束了,沒有人會想到這起案件的背后有著一個巨大的秘密,直到數個月后一位新入職的警員發現了端倪。

一、溺亡男子身份成謎,菜鳥警官發現線索

事情發生后,警察對男子被發現時的樣子做了記錄,他的脖子上戴著一個金色鏈子,穿著襯衫,褲子上系著皮帶,鞋子是黃色的,手上有一個模糊不清的紋身,還帶著勞力士手表。

當時,警方從漁民口中得知男子是從里海岸線10公里的地方被發現的,結合男子穿著佩戴,說明生活條件不錯。此外男子東西沒有丟失,警方認為不是有人見財起意。

很大可能是男子出海游玩時不慎掉入海中,根據對遺體的調查也沒有發現致命傷,而且男子入水的時候還是有呼吸的,這也難怪警方并沒有重視這件事。

事發數個月后,警察局來了一個新人警察,名叫康納,剛剛任職6天,正在摩拳擦掌想找一個能突出自己能力的機會。

就是因為有這樣一份熱情,康納在整理這起落水案件的時候比其他人更加疑心,因為男子的身份還沒有確認,以及他被發現的地方也很奇怪。

記錄表明,勞力士的手表在入水一段時間后就會停止,所以推測該男子落水的時間為7月20日左右。

可調出當天的天氣、水流速度和潮汐,相關專家認為靠自然力將男子帶到離岸10公里基本不可能。

由此,康納認為男子是有可能被人帶到海上遇到襲擊,然后扔了下去。

顯然,作為新人菜鳥的康納沒有得到前輩們的認可,都覺得他想象力過于豐富,怎麼可能有人襲擊了他,卻沒有拿走他的財物呢?

康納決定追查下去,目前要先確認這名落水男子到底是誰,他敏銳地意識到,男子佩戴的勞力士手表都有各自的編號,只要找到廠家進行調查,就能鎖定是誰購買的,什麼時間,什麼地點。

康納把勞力士手表送到了相關廠家,等待的時間里他又陸續排查了很多漁船,發現最近一段時間只有一名年輕男子落水,可惜他并不是躺在停尸房的勞力士男子。

很快,勞力士廠商發來了消息,他們打開手表知道了編號是154402,經過調查這塊表是在1967年的德國購買,顧客名字為羅納德約瑟夫普萊特。

購買時間距離案發相距30年,中途這塊表經過多次維修,存在轉賣的可能性,并不能確認遇難者就是羅納德。

但康納通過英國牙齒痕跡記錄,鎖定遇難者就是羅納德,不過他的家是距離案發地幾百公里的地方,怎麼會在這里呢?

康納已經意識到事情的不簡單,他決定根據這條線索繼續查下去。

二、深入調查,居然有兩個羅納德

得知男子的具體住址后,康納聯系到負責羅納德街區的警員彼得,拜托他去遇難者家里調查情況,是否能找到他的家人。

接到電話后,彼得警官馬上前往了目的地,可當他找到那棟房子的時候,發現已經空了幾個月,家里什麼都沒有,幸運的是房子剩下一個轉信信息,名叫大衛戴維斯。

電話接通后,大衛戴維斯聲稱自己與羅納德是很好的朋友,兩個人經常在一起,不過大衛這段時間一直沒看到羅納德,不知道他去干什麼了。

彼得告訴大衛羅納德去世的消息,并與其約定了時間見面。

見面后,大衛的神情很落寞,對朋友的意外表示深深的哀悼。

隨后,彼得跟大衛交談了許多羅納德的信息,得知他在加拿大待了一段時間,后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回到英國,而至于羅納德為什麼出現在外海大衛什麼也不知道。

交談之中,彼得始終在觀察大衛的反應,在跟康納提供信息時他說道:大衛是個很有親和力的人,說話談吐十分從容,如果你在酒吧見到他,一定會想要跟他喝一杯。不過對于羅納德的遇難,他提供不了什麼消息。

此刻,警局里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這個案件的不同,只有搞清楚羅納德整個事件才能結案。

不過康納還不至于無跡可尋,他們從大衛那里知道羅納德很向往加拿大,碰巧他手背上的紋身也被證實是加國國徽的楓葉。

羅納德之所以能跟大衛相識,是通過羅納德的女友伊蓮介紹的,兩個人之前是一起去的加拿大,不知道為什麼又回來了。

為了弄清楚這件事,康納再次聯系彼得,希望找到大衛再次詢問一些情況。

可是彼得無論如何也聯系不上大衛戴維斯,只好去親自去他的房子。

彼得到了目的地,碰巧的是那里有兩棟長得相似的房子,間隔非常近,不知道哪個才是大衛戴維斯的家。

他只好敲開一戶的門,走出來的是個老婦人,她告訴警官他要找的不是自己的地址,說著指了指另一座房子。

彼得說:好的,那就是大衛戴維斯的家嗎?

然而老婦人卻回答:大衛戴維斯?我不認識,那棟房子里住的是羅納德普萊特,他十分有錢,還有一個年輕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她妻子的名字叫做伊蓮。

老婦人的回答讓彼得一時糊涂了,羅納德普萊特,那不是幾個月前溺亡的男子嗎,現在警局正在調查他的案子!

彼得沒有去敲另一個房子的門,而是跟老婦人詢問「羅納德」的長相,結果發現他就是大衛戴維斯,為什麼他用的是羅納德的名字呢?

彼得意識到事情的復雜性,決定不打草驚蛇,而是回到警局察覺資料,找到了大衛妻子「伊蓮」的照片,再次找到老婦人確認。

老婦人當即回答: 這才不是伊蓮,伊蓮才20多歲,怎麼會這麼老?

彼得這才得知,自己找來的圖片是真正的「伊蓮」,就是羅納德的女友!

三、與女兒假扮夫妻,大衛身份不一般

事情的發生遠遠超過了警察們的預料,如今他們已經確認,大衛戴維斯和其二十歲的妻子,同時冒用了羅納德和伊蓮的身份。

毫無疑問,大衛戴維斯已經成了這起案件的嫌疑人,警察們馬上聯想到是羅納德突然從加拿大歸來,大衛感受到了威脅,所以采取了某種辦法除掉了羅納德。

推算整個案件的經過你后,警察們需要找到確實的證據,搞清楚羅納德與大衛的關系,大衛是如何把羅納德帶出海的,是否有目擊者,以及有沒有大衛動手的直接證據。

辦案人員分別前往不同的地點尋找證據,首先他們根據羅納德溺亡的時間,在出事地點詢問漁民們是否有見過羅納德和大衛戴維斯,并給出多張照片進行分辨。

果然,有幾位漁民給出了肯定的回應,在案發那幾天稱見過這兩個人乘著游艇出海,這也與警方掌握的信息相互吻合,因為老婦人說過他們有一艘游艇。

另一邊,辦案人員對大衛家的信息進行了詳細調查,大衛戴維斯家的所有生活賬單,簽署的名字都是羅納德普萊特。

可有一個情況令辦案人員摸不著頭腦,大衛戴維斯今年50歲,而她的妻子今年21歲,并且生下兩個孩子,都叫普萊特,她為什麼要冒用伊蓮的身份呢?

得到這些信息后,警方人員馬上出動逮捕了大衛戴維斯和他的妻子,原來她叫娜雅。

面對警方的聞訊,大衛并不怎麼慌張,他承認自己與羅納德經常來往,但是否認自己把他丟進海里。

另一邊,因為娜雅的小兒子才10個月,警方人員只能讓她把孩子帶在身邊。

帶離期間,娜雅聲稱要準備一些孩子的用品,便在一個大袋子里面裝了很多的東西。

然而警方卻在里面發現現金和金條,顯然這不是給孩子用的東西。

在后續對大衛家的搜查中,警方又陸續發現了巨額資金和金條,粗略計算大衛至少也是個百萬富翁。

審訊時,大衛什麼有用的信息也沒透露,警方看出他非常自信,顯然眼前的犯人很清楚警方沒有直接證據。

另一個審訊室里,21歲的娜雅卻顯得很緊張,面對警方的聞訊支支吾吾。

警察問:你為什麼盜用伊蓮的身份?

娜雅:我需要一個英國身份,才能給孩子辦理業務。

「你的丈夫今年50歲,你才21歲,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聽到這個問題,雅娜頓時慌了,閉口不答,在警方的追問下才透露出大衛其實是自己的父親。

搬到英國后,大衛戴維斯身上帶著巨額資金,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他需要一個新的身份,并且要引人耳目,便與女兒假扮夫妻,樹立一個富豪的人設,認為這樣可以不被懷疑。

但對于羅納德的事,娜雅并不知道具體信息,甚至連他墜海的事都不知道。

警方現在只有36個小時的時間,如果在這期間沒有找到具體的證據,就只能放走大衛。

四、重重篩選,找到證據

就在警方一籌莫展之時,那個發現羅納德的漁民卻提供了一條重要信息,說他在打牢上羅納德的時候,網里還有一個船錨。

當時船錨并沒有掛在羅納德的身上,漁民便沒有多想,隨后才發覺那個位置出現船錨很怪。

警方認為這個船錨是案件的關鍵證物,可當漁民卻說自己當時已經把船錨送人了。

辦案人員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找到這個船錨,只能讓大衛回去待些日子。

眼下,警方人員認為是有人把這只船錨綁在了羅納德的身上,然后把他推進了海里。

專家推算,羅納德頭上的傷并不致命,但可以讓他短暫昏迷,如果能證明船錨跟羅納德的關系,那這個案件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康納一直在等待調查結果,專家門詳細觀察了羅納德的皮帶,發現有一處地方明顯有重物拉拽的痕跡。

他們用顯微鏡對船錨和皮帶進行檢測,期間警方人員也密切關注大衛的動向,防止他偷偷逃走。

最終,專家門在船錨的一處地方找到了褐色沉淀物,經過比對正是羅納德的那根皮帶!

與此同時,警方人員也扣留了大衛的游艇,通過地毯式的尋找,他們在縫隙處找到了幾根毛發,經過比對正是羅納德的!

有了如此有力的證據,警方人員拿著證據起訴了大衛戴維斯,雖然法庭上大衛依然面不改色,堅持自己對羅納德的事毫不知情,卻還是因為證據充足,罪名成立。

警員們十分高興,歷經數月的調查終于讓案件的真相水落石出,但他們沒想到的是,國際刑警聯系他們「大衛戴維斯」也是冒用身份,這個人本名叫亞伯特奧克!

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犯人,來自加拿大,他曾從一個小鎮上騙取了幾百萬資金,之后拋棄了他結發22年的妻子,帶著15歲的女兒出逃。

案件發生后,奧克認為自己在加拿大已經待不下去了,便到英國定居,為了不被發現,所以伺機尋找目標,用英國身份隱瞞自己的行蹤。

警方找到了羅納德的女友伊蓮,當辦案人員登門時,她甚至不知道羅納德在幾個月前已經身亡。

伊蓮說,當初她與羅納德是情侶關系,一次偶然認識了「百萬富翁」大衛戴維斯,在交流的過程中雙方相處都很融洽,某一段時間大衛甚至聘請兩人到自己的公司擔任重要職務。

后來,大衛了解到羅納德對加拿大非常向往,便給了兩人一大筆錢,蠱惑他們去加拿大定居生活,在臨行前,大衛還找借口要了他們的身份證件。

然而伊蓮與羅納德剛到加拿大三個月就爆發了沖突,兩人不歡而散,伊蓮自己回到了英國,羅納德則是之后才回來。

顯然,當時大衛和娜雅已經冒用了兩人的身份,羅納德的出現肯定會讓身份敗露。

所以大衛編造了理由騙羅納德上船,并襲擊了他推進海里,可惜他沒有想到那塊勞力士手表會成為破案的證物。

大衛被判處了無期徒刑,他的女兒娜雅經過調查并沒有涉及什麼案件,只不過與父親假扮夫妻躲避調查,事情發生后她也帶著兩個孩子開始了新的生活。

而菜鳥警員康納,也因為自己的敏感和追查到底的精神,讓這起不起眼的案件真相大白,得到了警局的嘉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