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牧民撿兩「貓崽」,越喂養越不對勁,半年后民警找上門

aiya 2022/10/18 檢舉 我要評論

網絡上有這樣一個說法: 在野外遇到動物,模樣越怪,判得越快;長得越丑,判得越久。看似是搞笑調侃的說法,卻是有根據的。近些年來,隨著我國生態環境持續變好,加上相關部門對違法犯罪行為的打擊力度持續加大,野生動物數量越來越多。

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在野外看到各種稀奇古怪的動物就不足為奇了,而今天要跟大家介紹的故事就跟兩只看起來奇怪的動物有關。2008年5月,新疆天山西部伊犁河谷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牧民張培偉就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跟往年一樣,張培偉將家中的羊群趕到天山西部塔勒夏提峽谷吃草,這里距離他家鄉60公里遠,每次都要在臨時搭建的賬篷里住上一段時間。張培偉對這里非常熟悉,羊群開始吃草后,他便拿著袋子到一處山坡上采摘食用菌。突然,張培偉發現不遠處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在草叢里晃動。

類似這樣的情況并不特別,或許有小動物在草叢中找食物吃。張培偉拿著棍子走過去,只見眼前草叢里探出兩個小腦袋。「啊,這里怎麼有兩只小貓崽。」張培偉見過很多動物,可眼前的小貓還是第一次看到。

張培偉仔細觀察這兩只小貓,發現它們出生不久。可能由于氣溫太低,加上它們的母親沒有喂奶,兩只小貓奄奄一息。大約等了半個小時后,張培偉發現小貓的父母一直沒有出現,如果把它們放在這里很可能會死掉,或者被猛獸吃掉。

張培偉是一個樸實善良的牧民,他沒有想那麼多,直接把兩只小貓抱起來放入懷中,帶回臨時居住的賬篷里。張培偉后來接受記者采訪時回憶說:

「想撿點貝母,就撥拉著草叢往前走,突然發現附近一片草叢在晃動,我就走過去,撥開草叢發現兩只毛色灰白,身上略有小斑點,像貍貓一樣的兩只小動物在爬動,身上被雨淋得濕漉漉的,凍的渾身發抖。我當時以為是草原斑貓的幼崽,就把它揣在懷里拿到我住的賬篷里放下,并給它喂了些干糧和水。」

在山上住了幾天后,張培偉決定將兩只小貓帶回家飼養。就這樣,這兩只小貓在張家生活下來。當時誰也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竟然驚動了公安民警,被媒體報道后更是轟動全國。

張培偉還給兩只小貓分別取了一個好聽的名字,公的叫巴哈德,母的叫古麗。兩只小貓身體情況很好,每頓飯都是狼吞虎咽,根本不怕人。隨著兩只小貓漸漸長大,張培偉和家人越來越發現它們似乎跟普通家貓有很大的區別,不到半個月身體就長了很大,而家貓可能飼養半年都不可能有它們這麼大體格。每當有鄰居來串門,大家都好奇這兩只小貓的品種。

有說這兩只貓可能是特殊品種,也有說很可能是豹子等,總之各種說法都有。張培偉和家人也沒有想太多,繼續喂養它們,不時還去市場上買豬肉給它們吃。在張家人的細心照顧下,兩只小貓越長越快,可奇怪的事情也越來越多。

首先,張培偉發現原來給它們睡的地方已經容不下它們了。眼看需要更大的地方,張培偉只好將兩只小貓送到羊圈里,跟羊群呆在一起;其次,張培偉母親原本把兩只小貓當寵物養,每天還給它們喂牛奶,可漸漸發現它們對牛奶不感興趣了,而且進食量越來越大。兩個月后,小貓的尾巴長得特別長,體型越來越像豹子,這也是張培偉將它們送到羊圈里的原因之一。

從此,小貓變成了大貓。然而,自從兩只貓住進羊圈里后,令人吃驚的一幕便出現了。當年7月的一天,勤勞樸實的張培偉早早起床,跟平時一樣來到羊圈里檢查羊群,順便看看兩只貓的情況。

可一走近羊圈,張培偉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他驚訝地發現羊圈的一個角落里有一大片血跡,一只小羊羔被吃得一干二凈,肚子被掏空,只剩下一張被撕爛的羊皮。再看兩只貓,嘴邊明顯有血跡。

「兇手會是這兩只貓?」張培偉起初不太相信,他立即將羊圈檢查了一遍,發現沒有狼進來的痕跡。或許看著兩只貓沒有過激的反應,張培偉也沒有深究這件事,可事情進展完全超過了他的預判。

自從吃了小羊羔后,兩只貓對原先的食物不再感興趣,張培偉只好給它們買豬肉和雞肉吃,有時也會買上幾只活雞讓它們捕食。張培偉后來說:「從這以后羊圈里再也不敢圈羊了。現在隨著身體的增大,越養越擔心傷人,它們特別是食肉量的增大,花費越來越多,都快養不起了。」

眼看繼續這樣下去肯定不行,張培偉跟家人商議后,決定求助相關部門,這一次他決定要真正弄清楚它們究竟是什麼品種的貓,為何進食量如此之大。當時對動植物保護的宣傳沒有如今的力度,張培偉出于安全考慮,決定先拍幾張照片送給當地動物專家,請他們辨認一番。

張培偉萬萬沒想到,自己這番舉動直接驚動公安部門,最終導致10多名民警直接找上門。動物專家初步判斷,認為照片中的兩只貓極有可能「雪豹」。雪豹,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它屬于世界級瀕危物種,已被列入動物保護白皮書,它常棲息于2500至5000米人跡罕至的高原地帶,目前新疆雪豹數量占世界雪豹總數的四分之一。

張培偉很快接到動物專家的電話,對方在電話中告知了雪豹的一些特點,比如全身毛總體灰白色,布滿黑斑。頭部的黑斑又小又密,而背部、身體一側、四肢外部則形成不規則的黑環等。

張培偉越聽越心驚,家中兩只貓的體貌跟動物專家在電話中描述的幾乎一樣,難道真是雪豹?「野貓」變成了「雪豹」的消息不脛而走,整個村莊轟動了,村民不斷涌入張培偉家中看稀奇。

有的村民看過動物世界,便說這雪豹可是國家保護動物,跟大貓熊一樣珍貴,普通人飼養是違法行為。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動物專家也不知道如何處理,之前他們都是在資料上看到這種動物。如今牧民家中一下子有兩只雪豹,他們只能向上級匯報。

張培偉則更為擔心,自從「野貓」身份確認后,全家人每天都在心驚膽戰中度過。隨著雪豹越長越大,花費多且不說,如果咬傷人可如何是好?張培偉母親更是以淚洗面,她不知道從哪里聽說兒子很可能因此坐牢。

但是,張培偉對兩只雪豹也有了感情,當初是自己親自將它們帶回家中,它們也從沒有傷人。當年8月初,伊犁州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辦公室主任努爾瑪提和記者來到張培偉家中,這一次他們要當面確認「野貓」的身份。

來之前,努爾瑪提做了充分準備,查閱了大量資料。當看到張培偉家中的兩只「野貓」中,通過體型測量、皮毛斑紋鑒別,他本人認為就是雪豹無疑。努爾瑪提在記者的見證下,詳細將張培偉對兩只雪豹救助過程和飼養情況進行登記備案。

努爾瑪提回去后則立即向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物保護處、州林業局進行匯報。上級非常重視,于9月7日派出一名曾飼養過雪豹專家陪同努爾瑪提來到張培偉家中,再次對兩只「野貓」進行鑒別,最終確定就是被列入國際瀕危野生動物紅皮書的雪豹。

專家告訴張培偉,這兩只雪豹雖然屬于貓科動物,但跟我們平常飼養的家貓有很大區別,即便剛生下來的幼崽,兩者也是很不一樣的。張培偉聽得很認真,他詢問專家為何能在草叢中撿到它們?

專家告訴張培偉,雪豹生活的環境比較苛刻,主要在海拔2000至6000米之間的高山裸巖、高山草甸、高山灌叢和山地針葉林緣地帶,即便夏季時絕大多數時間也在海拔5000米的地區,何況當時全球氣候變暖,雪線升高。

張培偉撿到雪豹的時間是5月,也就是當地初夏,他自己也承認自家羊群不可能到海拔那麼高的地方吃草。另外,雪豹的巢穴極其隱蔽,一般建在懸崖峭壁巖洞中居多。專家據此判斷,這只雪豹的母親很可能是太餓了,下山找食物時生下兩個幼崽。

「野貓」的身份是確認了,可如何處理呢?直接放掉,還是送到動物園?專家一時也沒有很好的辦法,由于張培偉飼養兩只雪豹已經幾個月了,對它們的生活習性相對比較了解,因此決定暫時讓他繼續養護著,等相關部門研究救護方案后再決定如何處理。

事已至此,張培偉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更加關注兩只雪豹的一舉一動,可接下來付出的代價是他和家人都沒想到的。半年后,兩只雪豹已從剛撿到時的體重半公斤左右,長到15公斤。隨著體重接近成年雪豹,進食量也大增。

每當有鄰居到家中竄門,談到雪豹時張培偉就充滿擔憂,剛開始兩只雪豹每天只吃一兩公斤的肉,可現在至少要吃四五公斤的肉,有時還要吃三四只活雞,而且牛羊雜碎還不怎麼吃。張培偉妻子說:「如果喂鴨子,它們現在每天可以吃掉10只活鴨子。」

為了養好這兩只雪豹,張培偉把家中的500多只羊絕大部分低價處理,留下的不少宰殺后給雪豹吃。看著雪豹一天天長大,張培偉感覺自己手中有兩個燙手的山芋,打不得,放不得,更虐待不得。

張培偉母親說:「自從家中養著這兩只雪豹,比侍候個人還麻煩,光吃肉就快把家里吃窮了,幸好自家養的有雞有羊,加上好心人幫助,還可以暫時撐一撐,但家里就靠這些羊和雞生活,原想今年可以多賣一些雞換點錢,但大部分雞都喂了雪豹,羊也吃掉了十幾只,現在快撐不住了,尤其讓人擔心是雪豹的安全。為了管護好雪豹,我不敢離家一步,白天夜里都擔心受怕。」

無奈之下,張培偉求助當地一家媒體,希望通過記者報道政府出面,因為自己實在養不起了。

很快,伊寧縣林業派出所、喀拉亞尕奇鄉派出10多名民警來到張培偉家中,對雪豹進行24小時保護。同時,林業局還派人在雪豹住的房間里裝上監控設備,這樣張培偉在臥室里就可以通過顯示器隨時觀察兩只雪豹的情況。

好在最終有了妥善的處理方式。在相關部門的努力下,兩只雪豹被送到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并由專業飼養員負責教它們狩獵的技巧,等時機成熟后再將它們放野外。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