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張生猛動物照片:變色龍挑釁毒蛇,章魚纏住鯊魚

aiya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海中的烏賊捕食有多猛?看一下這一小段動圖你就會知道了。

一頭母羊死去了,一只海豹悄悄爬上了岸來,吸吮這只母羊的乳汁,真的是令人大跌眼鏡。但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也是能量利用、不浪費資源的典型案例。

白鷺和它嘴里的小蛇,這是小蛇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但是它不愿意繳械投降,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它還在勇敢地掙扎。

冬天有多麼可怕!天寒地凍,大橋的橋柱底下全部變成了白皚皚的一片,就像是圣經中的鹽柱,又像是某種進行雕刻,但又有些詭異的雕塑作品。

羚羊的屁股上留下了幾道難看的傷疤,這一定是被猛獸用爪子抓出來的。羚羊正在舔著自己的傷口,這張照片盡顯自然界的殘酷。

一張滑稽的照片,一只全身呈金黃色的變色龍,正在挑釁一條一米多長的毒蛇,變色龍是不想活了嗎?

真是令人驚奇!在礁石里,一只章魚突然伸出有力的腕足,抓住了一一條鯊魚,章魚就是這麼捕食鯊魚的,你敢想象嗎?

一只顏色非常艷麗的蟾蜍,它的名字叫做南美短頭蟾蜍,它的體型只有8毫米,如同一顆黃豆般大小。

為什麼要給綿羊染上顏色?這會對羊的健康造成負面影響嗎?牧羊人是瘋了嗎?事實上,為羊毛染色是蘇格蘭很多地區牧人的傳統,主要是為了讓綿羊更容易從遠處辨識,減少它們死于交通事故的機率。

據說,紅毛大猩猩老了以后就是這個樣子,全身毛發稀疏禿頭,臉盤子大得如同一張餅,你有沒有覺得這張臉很慈祥?

這到底是一只鴨子還是一只香蕉?是香蕉長成了鴨子的模樣,還是鴨子吃多了香蕉,變成了香蕉的模樣?太搞笑了!

戰爭史上最大的腦洞——二戰時期,盟軍在東南亞對日作戰的過程中,用作運輸的裝甲車外面居然套了大象皮套。日本鬼子從偵察機上往下看,還以為是成群結隊的大象正在遷徙。

動物園的奇葩一幕,一只倭黑猩猩正在喂養一只陸龜,它把蘋果給陸龜吃。

這只壁虎正在蛻皮,它蛻皮的樣子很可怕,好像是另外一只白色的惡魔正在吞噬它。

從這一個角度看鯊魚,鯊魚的下巴像不像一張正在詭異的微笑的人臉?有沒有讓你想起三星堆出土文物面具中的表情?

這是神奇的一幕,長頸鹿的脖子上密密麻麻趴滿了牛靚鳥,難道長頸鹿的脖子上也有好吃的嗎?

侏儒變色龍,它的體型只有人類的指甲蓋這麼大,真是不可思議。

如果鳥類中有選丑大賽,比一比哪種鳥最丑的話,大禿鸛一定能占有一席之地。光溜溜的大腦瓢,后面稀稀拉拉的幾根毛,真是油膩而又滑稽。

鱷魚大戰鯊魚,水中惡霸黑吃黑!誰勝誰負?尼羅鱷在河灣輕松干掉了公牛鯊。

一般來說,海狗的皮毛顏色都是灰黑色的,但是俄羅斯的生物學家在鄂霍次克海發現了一只罕見的棕黃色皮毛的海狗,在野外環境中,這種顏色對它的生存非常不利。

大千世界,物態千奇。看看這條鯊魚,瞪大了眼睛,表情非常驚奇,還長著一個奇怪的尖鼻子,這是丑出了天際線!

長耳跳鼠的耳朵有多長?它的耳朵長度幾乎是身體長度的一半,又有一條又細又長的尾巴。很長時間以來,這種可愛的很萌的小動物被人認為是以各種不同動物的部位拼湊起來,ps出來的,事實上,它是真實存在的動物。

自然界的動物一般都有清晰的性別區分,要麼是雄性,要麼是雌性,但是也有些動物偶爾會出現雌雄雙嵌體,也就是說一只動物同時擁有雌性和雄性的特征。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就發現了一只罕見的雌雄雙嵌體玫瑰胸白斑赤雀。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